• 銀億求生 熊續強復盤這一年

    地產 > | Time Weekly - 2019-06-04 03:18:43 來源:時代周報
  • [摘要] 輿論聚焦處,莫過于公司被ST戴帽、債務違約數額還在提高、尚處于司法凍結中的公司股份、控股股東對上市公司的資金占用還未完全償還、向高端制造業的轉型是否失敗等。

    時代周報記者 楊靜 發自寧波

    “玩笑地說句,就算所有寧波人都跑了,我也不會走。我一直對公司充滿信心。”5月21日,銀億股份(000981.SZ,以下簡稱“銀億”)董事長熊續強這樣回應時代周報記者的提問。

    熊續強的話有兩重含義:一是指銀億自2018年由股價大跌開始暴露的業績虧損、債務違約等種種問題,熊續強有信心去解決。他給出的時間表是盡量在今年年底;二是代表他并不后悔銀億的轉型。這家公司依舊會堅持“房地產+高端制造”的雙輪驅動發展戰略,哪怕在2018年,后者已經帶來10.27億元的商譽減值損失。

    這并不是銀億第一次陷入困境。成立的25年里,它經歷過1997年和2008年的金融危機、2004年的樓市調控,以及從2011年開始長達5年的當地樓市低迷期,最后,銀億都挺過來了。

    用熊續強自己的話形容,“如鳳凰浴火重生,每一次危機過后都變得更加強大”。強大的還有他本人:從一名插隊知青成長為余姚農藥廠的副廠長,再從寧波市局級干部下海走上地產開發之路。他的人生軌跡里并不缺乏“奇特”的元素。

    事實上,熊續強曾經創造過奇跡,此前一個個虧損企業到了他手里,皆能從腐朽到神奇。早在2007年,他就已經登上《胡潤百富榜》的第36位。

    但過去歸過去,信心歸信心。這一次,等待熊續強的是一系列連鎖式的問題。

    輿論聚焦處,莫過于公司被ST戴帽、債務違約數額還在提高、尚處于司法凍結中的公司股份、控股股東對上市公司的資金占用還未完全償還、向高端制造業的轉型是否失敗等。

    “的確,目前是銀億最困難的時期,但2018年的業績已經到了底部,2019年困難會過去,長期是向好的。”熊續強對時代周報記者強調。

    轉型之路

    銀億2016年開始實施“房地產+高端制造”雙輪驅動模式。據2017年年報和2018年中報,來自汽車零部件的營收超過了房地產業務,占據總營收的60%左右,遠高于2016年的30%。

    盡管起步于地產,但銀億早期的發家之路走的是爛尾樓的收購,其目前的總部辦公地寧波外灘大廈曾經也是爛尾樓之一。

    在寧波20世紀90年代的國企改革浪潮里,銀億曾收購了例如寧波電視機廠、寧波木材廠等一批老大難的國企,并對員工進行了分流安置。1994年,38歲的熊續強告別體制下海經商時,中國的城鎮化發展正當起步。

    對比其他房地產公司,銀億的轉型要來得早也來得巧。追溯銀億的轉型,熊續強稱有一部分源自于他的實業情結。

    早在2007年,銀億集團就開始把資源類工業作為第二支柱產業,因為熊續強看到了當時中國工業化進程下煤、鋼鐵、有色金屬等資源類工業的發展機遇。通過投資,銀億集團在山西創辦了集原煤開采、煤炭洗選為一體的煤化工企業,并在廣西新建了當時國內第一大鎂廠和第二大鎳廠。

    “以前,很多寧波人住的是銀億建的房子。而以后,銀億的產品有可能會越來越多地出現在寧波人開的汽車里面。”對于初衷,熊續強是這么解釋的。

    2016年,銀億集團一口氣花了120億元收購了三家行業領先地位的國外汽車零部件制造商—美國ARC、日本艾禮富和比利時邦奇。

    這時的銀億集團,產業的版圖橫跨房地產、工業制造、國內外貿易和現代服務業。

    再往前,在2010年銀億集團第一次躋身中國500強企業,2011年走出資產證券化的一步借殼上市成功。在此后的2014年和2016年,銀億集團又先后成為了康強電子和河池化工兩家上市公司的控股股東。

    而從2018年3月開始,公司名字里不再有“房地產”的字眼。

    熊續強反思

    那么,是什么原因導致了銀億當下的資金危機?

    熊續強在5月21日的年度股東大會上,首度公開進行了還原。

    他反思道,客觀環境上的導火索莫過于2018年大環境上的股價暴跌,銀億也未能幸免。去年6月19日,銀億股票躺在跌停板上。此后市值從原先的400多億元,逐漸蒸發到了現在的80億元不到。而在當時,銀億的股票質押率已經高達80%。

    熊續強也低估了金融去杠桿的力度以及公司對資管新規的適應力。他認為,三重效應的疊加,造成了銀億資金流動性的困難。

    “主觀上,公司轉型力度比較大,剛好在用錢用得比較多。”熊續強進一步向時代周報記者補充加杠桿層面的影響。

    120億元的汽車零部件收購,并非小數目。在2016年地產機構克而瑞的TOP200榜單中,銀億的年銷售額為61億元,位列第181位。

    而這一次,踏上汽車產業發展浪潮的銀億,沒能躲得過2018年汽車市場下行的壓力。根據中國汽車工業協會統計分析,2018年中國汽車產銷量比上年同期分別下降4.2%和2.8%,是28年來首次下滑。

    整車市場壓力自然會直接傳導至汽車零部件供應端。“但根據現在的市場狀況去質疑此前的收購也是草率的。”熊續強回應稱,“市場就是會有波動的,有高有低也是正常。”

    不過,也有聲音站在另一面。國泰君安近期的一份研究報告認為,相對穩健的多元化公司來說,銀億顯得過于激進。“公司資產負債率都一度觸及80%,EBITDA利息保障倍數均不超過2%。”

    報告進一步指出,在行業景氣度下滑迫于轉型自救的多元化往往問題會更大一些。“銀億的案例就是在房地產景氣度下滑的情況下轉型制造業,這樣就會面臨,一方面主營業務對投資的支持力度變弱,另一方面,急于轉型過程中可能會導致缺乏深思熟慮而導致失敗。”

    據此,國泰君安報告認為,對于多元化投資需要關注兩點:一是資本開支是否與公司當前的盈利能力和融資能力相匹配,是否有過度負債的嫌疑;另一方面多元化投資項目是否能產生預期中的投資回報。好的多元化項目兩者缺一不可。

    不過,在熊續強看來,公司向制造業的轉型并非一時的腦熱。依據是20世紀90年代,銀億已經開始在國內設立制造工廠有一定的基礎,此后的投資也基于對汽車市場未來發展的判斷。

    “無論是邦奇還是ARC的技術,都是世界領先的。不然不會把它買下來。”熊續強解釋稱,汽車和房地產都是10萬億級的產業,汽車產業的發展將向電動化、自動化和輕量化方向,而銀億正在研發生產符合未來趨勢的產品。

    他表示,除了汽車核心零部件之外,公司已經切入了新興的電動汽車、無人駕駛等領域的新材料、新能源配套鏈條。銀億也是為數不多能夠生產主要用于動車、電動汽車的高端硅鋼的廠家。

    “2019年公司在高端制造業上一定會有所增長的。”熊續強再度強調,“雙輪驅動下,公司會向上發展的。”

    撥云見日?

    “2018年的工作確實沒有做好。”熊續強反思,在公司治理上的疏漏和資本市場的規則,是他要惡補的課題。這些方面,銀億不久前辭職的獨立董事余明桂已經有所揭示。

    “公司治理及內部控制體系存在重大缺陷,關聯方資金占用及其可回收性存在不確定性,關聯方資金占用導致企業的應收款項壞賬計提部分存在不確定性。”余明桂稱。

    根據銀億自己的公告,2018年公司控股股東及其關聯方對上市公司非經營性占用資金31.93億元。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仍有22.43億元待歸還。這也直接導致了公司股票被戴帽,亦為銀億危機雪上加霜。

    銀億高度集中的股權結構,雖然提高了決策效率,但不可避免地導致在經營風格上的激進。

    高質押高杠桿之路,并非長久之計。而根據年初的公告,公司控股股東及其一致行動人的質押股票被動平倉。

    此外,按照財政部今年年初新公布的企業會計準則,隨著企業合并利益的消耗,將外購商譽的賬面價值減記至零這一商譽的后續會計處理方法。這對銀億來說,高商譽的背后將會是高風險,一旦并購企業利潤不達標,公司就會面臨整體虧損的可能。

    “2019年是公司的變革重生之年。”在銀億的年度財務報告中已經明確了決心,一是對資金占用情況要加快推進償還安排,強化對外支付資金的財務管控,杜絕關聯方資金占用再次發生;二是做好資金統籌工作;三是要加強對海外子公司的管控;四是強化預算管理,降低成本。

    據銀億內部人士透露,自危機爆發以來,熊續強對外爭取戰投的引進、化解信用展期,債券回售,平息股票質押爆倉等風險;對內通過管理層一層一層安撫員工,穩定軍心。

    去年,銀億通過股權轉讓、股票質押等形式,引入了當地國企寧波開發投資集團成為股東。截至目前,寧波開發投資集團占股5.3%,位列第十大股東之一。

    戰略投資者的引進、部分資產的出售以及引入產業投資者進行合作,是熊續強給出的銀億脫困三大方法。他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當地政府也給了不少的支持,目前進展順利。”

    對話熊續強

    (Q:時代周報? A:熊續強)

    Q:對公司未來的發展有信心嗎?

    A:玩笑地說句,就算所有寧波人都跑了,我也不會走。銀億現在確實很困難,但我一直對公司充滿信心。?

    Q:是什么原因導致了銀億現在的困境?

    A: 有客觀和主觀的原因。客觀上有三方面,最大的影響就是股票去年的暴跌,加上金融去杠杠和資管新規。主觀上,企業轉型力度比較大,錢用得比較多,又遇上了去年汽車行業整體銷售下滑的局面。

    Q:那是不是意味著銀億此前轉型的步子太過于激進??

    A:根據現在的市場狀況去質疑此前的收購也是草率的。市場就是會有波動的,有高有低也是正常。

    公司向制造業的轉型并非一時的腦熱。20世紀90年代,銀億已經開始在國內設立制造工廠有一定的基礎,此后的投資也基于對汽車市場未來發展的判斷。

    無論是邦奇還是ARC的技術,都是世界領先的。不然不會把它買下來。汽車和房地產都是10萬億級的產業,汽車產業的發展將向電動化、自動化和輕量化方向,而銀億正在研發生產符合未來趨勢的產品。

    Q:那對于房地產和高端制造業,銀億會如何取舍?

    A:公司依舊會堅持“房地產+高端制造”的雙輪驅動發展戰略。盡管目前后者是虧損的,但是只要發展方向對,就能保證公司在未來5年、10年甚至20年的發展。長遠角度看,公司還是有進步的。雙輪驅動下,公司會向上發展的。

    Q:對于脫困,銀億大概的思路是怎么樣的?

    A:銀億的這些問題必須要解決。

    主要是三方面:一是引入戰略投資者,目前進展順利。寧波市政府也給予了很多的支持;二是出售一部分資產,比如說工業資產、礦產、股票等;三是引入產業投資者,從產業的角度進行合作。爭取盡可能在今年年底之前解決流動性問題。

    高端制造方面,公司會全面深化汽車核心零部件產業鏈,強化市場開拓、加快新產品研發、降低成本消耗。房地產方面,解決好流動性問題,力爭新的項目盡早開工,在建項目按期交付,盡可能拓展新項目,增加土地儲備。

    Q:不過自危機爆發以來,銀億已經有接近一年沒有在公開市場拿地了,這是不是意味著公司的地產業務接下來的幾年里也有規模發展上的壓力?

    A:客觀情況確實是存在的。不過銀億目前在沈陽、象山、舟山、南昌等城市的土地儲備都是比較早的,拿地成本也比較低,進展順利的話能快速回款。

    此外,公司還有一定數量的工業用地可以轉性作為房地產用地。目前的思路就是加快對存量土地和暫緩停工項目的開發銷售,把房子造好賣出。當然,也不排除到了今年四季度還會在招拍掛市場拿地。

上任后,李強力抓行政審批制度改革,希望通過制定權力清單,解決政府管得過多的問題。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門權力清單制度,讓浙江的這項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自今年5月15日起,來自生態環境部衛星環境應用中心的蔡明勇短暫離開原單位,被抽調參與生態環境部組織的2019年統籌強化監督(第一階段)工作。

值班摸魚的時候發現,清華大學又上了熱搜頭條,這次不是因為學霸們,而是因為古墓群!話不多說,有圖有真相。

?
本站所刊登的時代在線及時代在線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報料、投訴 [email protected] ? 廣東時代傳媒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粵ICP備09086999號-1
 
青海麻将258将 四川快乐12走势图与跨度 今日快乐12开奖结果走势图 pk10开奖官网直播 内蒙古时时号码 福彩3d明天晚上 重庆时时计划怎么做 香港王中王宝典com 内蒙古时时走势 福建时时规则倍数 下载香港马会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