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連濤:小豬短租沒有派系依附

    科技 > | Time Weekly - 2019-06-04 03:28:04 來源:時代周報
  • [摘要] 曾經涌入賽道的玩家們大部分已紛紛退場,頭部陣營中只剩下尋求IPO的Airbnb、途家,以及意欲尋求科創板的小豬。

    時代周報記者 曾憲天 發自廣州

    同為國內共享經濟的代表,相比于共享出行、共享單車的資本神話和大起大落,共享住宿顯得更為低調。現如今,曾經涌入賽道的玩家們大部分已紛紛退場,頭部陣營中只剩下尋求IPO的Airbnb、途家,以及意欲尋求科創板的小豬。

    今年4月份,小豬聯合創始人兼CEO陳馳就曾對外表示:“未來我們肯定有上市的計劃,不同的上市路徑都會考慮。科創板提供了一種選擇。”5月,小豬在北京宣布完成了品牌LOGO、發展理念等品牌框架的更新,并起用了新一代品牌代言人鄧倫。大手筆投入品牌建設,這是小豬此前不曾有過的舉措。

    在外界看來,市場已逐漸進入淘汰賽的最后階段。但小豬聯合創始人兼COO王連濤在接受時代周報記者專訪時卻表示,“游戲才剛剛開始”。

    一個不容忽視的背景是,據公開資料顯示,從2012?2016年之間,小豬先后完成了A輪到D輪的融資,總額超過1.5億美元。2017年11月完成1.2億美元融資后,小豬正式步入獨角獸行列;2018年10月,小豬又完成了最新一輪近3億美元的融資。值得一提的是,后兩輪融資均由馬云創辦的云鋒基金參與領投。

    在此背景下,即將度過“七年之癢”的小豬,其發展思路在一定程度上也映射出共享住宿的現狀。

    行業規范滯后

    “用戶預訂共享住宿時,第一個就能想到小豬平臺,這是我們品牌的發展目標。”對于品牌戰略,王連濤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小豬希望通過長期的品牌投入,與國內共享住宿品類實現強關聯性。與海外市場中“不住酒店就住Airbnb”類似,小豬也提出了“酒店之外,就住小豬”的品牌主題。

    王連濤對記者介紹稱,小豬的發展分為數個階段,2012?2015年著重解決的是房東、房源增長問題;2015?2018年解決的是服務體系、用戶體驗方面的問題。

    “用戶推動著行業的轉變。”王連濤坦言,共享住宿市場初期,大部分消費者將其看成消費降級的表現。而在過去兩三年中,用戶逐漸不再看低和反感共享住宿,而是在酒店標準化住宿之外,更加愿意嘗試這種新消費體驗方式。

    王連濤分享了一組數據來說明用戶的轉變。國家信息中心最新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有8000萬名用戶使用過共享住宿。小豬自身的平臺調研顯示,2018年有超過52%的一二線城市用戶在出行中選擇共享住宿。

    但行業規則事實上卻姍姍來遲。直至2018年11月,國內首個共享住宿行業自律標準《共享住宿服務規范》才正式發布;2018年12月,浙江省公安廳也在全國率先出臺《網絡預約居住房屋信息登記辦法(試行)》,并于2019年1月1日正式實施。

    華美顧問集團首席知識官趙煥焱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共享住宿的行業發展困難在于政策方面的明確,需要有如出租車行業那樣的明確規定,包括行政許可流程、稅收落實等等。“小豬最近營銷比較活躍,‘酒店之外找小豬’的口號打開了一些知名度,更應該在正規化方面多多努力,包括主動與官方聯系推進并配合正規經營的要求。”趙煥焱補充道。

    在平臺責任方面,王連濤對時代周報記者稱,在早期發展中,小豬發現單純撮合交易的標準化平臺模式在中國市場難以走通,在交易之外還有更多的體驗問題無法簡單依賴房東,更多需要平臺來承擔和解決。

    “因此,小豬在過去7年中探索了一套保障用戶體驗的服務體系。例如安全方面接入螞蟻金服信用體系、研發智能門鎖等;房源衛生方面,從早期幫房東刷廁所,解決床上四件套的問題,到推出設計軟裝、保潔維護、智能設備安裝等全套服務體系的攬租公社平臺等。”王連濤強調。

    他也進一步表示,在房源、品質等方面取得進展后,2019年開始小豬要解決另外一個戰略問題,就是品牌。

    品牌無派系依附

    從品牌層面來看,實際上在國內共享住宿三大平臺中,相比于小豬,途家、Airbnb更早地進行了投入和建設。2017年3月,Airbnb高調推出“愛彼迎”中文品牌標識,隨后各式各樣的跨界品牌合作、明星廣告營銷相繼上線,不斷深化其在中國市場的品牌形象。

    途家方面,早在2014年便推出了“早知有途家,何必住酒店”的品牌宣傳語;2015年8月啟用新的品牌形象;2018年3月,整合攜程民宿、去哪兒民宿、螞蟻短租和大魚自助游等品牌資源后,途家針對中高端、性價比、海外等領域推出了不同的品牌矩陣。

    實際上,小豬在體量上也并不占據優勢。據了解,小豬目前上線80萬套房源,而途家有超過100萬套房源,Airbnb全球房源數則已突破600萬套。估值方面,CB Insights于3月份發布的數據顯示,小豬、途家的估值分別為10億美元、15億美元,而Airbnb估值高達293億美元。

    “我們沒有選擇的余地。”王連濤坦言,小豬作為獨立企業,并無所謂的“派系”可以依附。此前自身服務體系的完善,以及與飛豬、Agoda、馬蜂窩等多方的深入合作,也讓小豬走到了必須樹立品牌的發展階段。

    不過他也表示,像途家更多與攜程大OTA體系捆綁發展,的確是個很好的發展模式,小豬也尊重市場中的其他玩法。“今年是小豬注重品牌建設的第二年,我們更多是以新生嬰兒的心態來看待競爭。”王連濤表示。

    “最主要的是你是否相信品牌能帶來長遠的市場溢價,信的話,做就對了。”王連濤認為,品牌需要長遠且持續的投入,小豬品牌策略的成效,需要3?5年的時間來驗證和體現。

    王連濤也表示,未來配合小豬的品牌拓展,業務也將會在橫向上覆蓋至更多的場景業態中。例如從城市單元房、小區拓展到更多特色體驗空間,乃至向鄉村民宿、景區別墅進一步下沉。也從單純的旅游度假,擴充至出差、求醫、求學、轟趴等多元場景中。

    實際上從行業整體來看,無論是縱向的服務體系還是橫向的多元化服務場景,以及品牌戰略,都已成為小豬、途家、Airbnb等各共享住宿平臺深耕的重點。“小豬推動著行業往前走。”在這方面,王連濤對記者表示,諸多行業創新做法均來自于小豬,至于別人抄不抄襲,那是別人的事。

    共享住宿的“惡”

    從行業發展來看,共享住宿一方面為酒店之外的住宿場景提供了更為豐富的補充,但另一方面其背后所帶來的“惡”也正不斷涌現。如同共享出行屢屢發生的負面事件一樣,近年來房客毀房、偷拍門等共享住宿領域的各類惡性事件也不斷見諸報端。

    “服務業中一定會面臨負面事件的問題,小豬平臺同樣如此。”王連濤坦言,無論是酒店還是共享住宿領域,惡性事件、消費糾紛等都難以避免。小豬的應對策略除了此前提到的完善服務體系外,還包括逐漸形成的應對機制。

    例如給予一線服務人員充分的授權,使其在事件發生后能快速響應并作出處理決斷,在事件引發輿論發酵前就做好妥善的處理。當然,與售前對用戶的市場教育,售中的服務品質把控相結合,才能進一步形成完善的應對機制。

    王連濤也認為,在應對危機事件之外,共享住宿平臺對于各類空間的賦能升級,也是推動行業良性發展的重要一環。以北京周邊的諸多農家樂、鄉村民宿等場所為例,早年間服務水平、硬件環境都較為落后,這與用戶需求形成了較大的脫節。

    對此王連濤總結稱,小豬的策略并不是替代經營者們完成轉型升級,而是通過數據、案例等一系列方式,讓他們了解到用戶、市場在不斷變化,迎合性地提升服務品質、硬件設施能獲取更大的利潤空間。激發運營者自主變革的意愿后,平臺方有能力提供一系列的解決方案和服務工具,才能最終形成合力,推動行業更為正向地發展。

上任后,李強力抓行政審批制度改革,希望通過制定權力清單,解決政府管得過多的問題。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門權力清單制度,讓浙江的這項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自今年5月15日起,來自生態環境部衛星環境應用中心的蔡明勇短暫離開原單位,被抽調參與生態環境部組織的2019年統籌強化監督(第一階段)工作。

值班摸魚的時候發現,清華大學又上了熱搜頭條,這次不是因為學霸們,而是因為古墓群!話不多說,有圖有真相。

?
本站所刊登的時代在線及時代在線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報料、投訴 [email protected] ? 廣東時代傳媒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粵ICP備09086999號-1
 
青海麻将258将 新快三游戏恐龙快打 赛车彩世界 新时时和老时时的区别 内蒙古快三基本走势图开奖 北京快乐8计划预测 单双公式技巧规律 江西时时历史结果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 河南快三开奖 0603037快乐十分开奖陕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