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PP新規落地 央地探索全周期監管

    時事 > | Time Weekly - 2019-07-09 01:42:37 來源:時代周報
  • [摘要] 7月1日,由國務院頒布的《政府投資條例》(下稱《條例》)正式實施;也是在同一天,國家發改委發布《關于依法依規加強PPP項目投資和建設管理的通知》 。

    時代周報記者 王心昊 謝洋 發自廣州

    PPP將迎來更嚴監管。

    7月1日,由國務院頒布的《政府投資條例》(下稱《條例》)正式實施;也是在同一天,國家發改委發布《關于依法依規加強PPP項目投資和建設管理的通知》 (下稱《通知》)。這兩項政策之間如何銜接成為各方關注的焦點。

    《通知》要求,PPP項目要嚴格執行《政府投資條例》《企業投資項目核準和備案管理條例》,依法依規履行“審批、核準、備案”程序。

    ?“這次《通知》重申和細化了《條例》中涉及PPP項目投資相關內容。”清華大學建設管理系教授、清華PPP研究中心首席專家王守清在接受時代周報記者采訪時指出。

    在王守清看來,此次變化主要體現在三方面:一是強化了可行性論證中要包括采用PPP的必要性論證,對簡單項目,可以把PPP實施方案并入可行性論證里;二是重申了項目資本金可以轉讓但不得抽回;要求所有PPP項目納入全國投資項目在線審批監管平臺;三是嚴禁設置PPP咨詢機構“短名單”“機構庫”。

    “《通知》是《政府投資條例》的配套文件,重點是解決PPP適用政府投資條例的問題。”大岳咨詢公司董事長金永祥接受時代周報記者采訪時表示,2017年以來的“整改、規范”不僅限制了民營企業也限制了國有企業,一定程度上打擊了地方政府、社會資本和金融機構參與PPP的積極性。金永祥期待未來政府減少對PPP的直接管理,讓市場機制在PPP發展過程中發揮關鍵作用。

    投資額達13.6萬億

    本次《條例》由國務院頒布,規格高于部委法規,對過去幾年各部委發布的有交叉甚至沖突的管理規定,以及各方的政策解讀,重新進行梳理,并給予更明確的政策指引。

    “在權責明晰之后,違反《條例》更要被問責。”王守清對時代周報記者指出,“《條例》不僅強調項目前期,也強調了幾個關鍵階段的監管與評估,這為PPP項目的篩選、可研論證等前期環節的規范運作提供基礎,從而保證項目的成功和可持續性。”

    根據《通知》中關于“加強PPP項目可行性論證,合理確定項目主要內容和投資規模”的要求,所有擬采用PPP模式的項目,均要從經濟、社會以及政府投資必要性等多方面開展可行性論證。這項規定意味著目前在庫的項目,都將可能面臨可行性論證的考驗。

    根據財政部PPP中心數據,截至今年5月末,國家PPP管理庫累計項目9001個、投資額13.6萬億元;累計落地項目5740個、投資額8.8萬億元,落地率63.8%。

    值得注意的是,按照《通知》要求,未依法依規履行審批、核準、備案及可行性論證和審查程序的PPP項目,為不規范項目,不得開工建設。不得以實施方案審查等任何形式規避或替代項目審批、核準、備案,以及可行性論證和審查程序。

    PPP在發展過程中,也成為部分地方政府違規增加開支的“后門”:由于早期PPP項目缺乏嚴格監管,使部分政府以PPP形式一再越過“不能超出一般公共預算支出的10%”的紅線,為地方隱形債務埋下風險。

    近年來,隨著PPP的監控日漸收緊,“能進能出”PPP項目庫原則的落實,根據財政部PPP中心數據,2019年5月,各省主動退出管理庫的項目一共有72個。

    ?“是否要對已經在庫的項目進行審查,我認為相關部門應當審慎決定。老項目采取老辦法,新項目新辦法可能會是更好的處理方式。”金永祥在接受時代周報記者采訪時指出,許多已經在庫的項目是按照當時的規定進行實施的,如果對于這部分在庫項目進行可行性論證,可能會在一定程度上損害地方政府和社會資本的積極性。

    完善績效約束在路上

    “去年下半年以來,政府部門以及社會資本對于績效約束的關注迅速升溫。”金永祥對時代周報記者指出,由于績效約束問題將直接影響到政府的付費情況以及社會資本的收入,因此績效約束問題也成為近期PPP市場中關注的焦點。

    在今年4月11日舉辦的全國財政系統PPP政策及業務培訓班上,財政部金融司副司長董德剛表示:辨別“真假PPP”,應強調運營和績效兩個要件:一是PPP是以運營為核心的長期合作,沒有運營不是PPP;二是PPP是政府和社會資本之間的風險分擔,沒有績效約束,就無法實現真正的風險分擔,同樣不是PPP。

    進入2019年以來,各省市均已經開始探路PPP項目全生命周期的監督管理。

    如今年4月,山西省印發了《關于開展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PPP)項目全生命周期績效管理的通知》,提出強化PPP項目績效評價結果剛性約束,形成績效評價結果與財政支出相掛鉤的機制,實現按效付費。

    6月27日,江蘇省財政廳在全國范圍內率先出臺《關于進一步加強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PPP)項目財政監督的意見》,將PPP項目全生命周期納入財政監督范疇。意見還將財政監督作為保障PPP高質量發展的重要手段,提出各市縣每年應對本級已入庫PPP項目至少全年監督一次,并可根據工作需要不定期開展專題監督。

    “PPP現在仍然是穩投資促發展的重要選項,經過五六年的高速發展已經進入新的階段,即從建設進入運營階段,績效管理的重要性和迫切性愈加凸顯。”金永祥在接受時代周報記者采訪時指出,從經濟發展角度來看,未來PPP和專項債的結合是一個好的選擇,用專項債解決融資,PPP以合同基礎來約束規范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雙方結合更有利于高質量發展和穩投資穩增長。

    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政府績效研究中心主任王澤彩也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提出建議,應盡快明晰PPP績效評價的功能定位,明確政府不該兜底的項目不能兜的同時,也要遵守盈利共享、風險共擔的原則,加快PPP項目績效評價課題邊界的界定,加快推進分領域、分行業、分層次的PPP項目的績效目標、績效指標的建設,盡快出臺操作規范。

    而據《經濟參考報》報道,在推進績效管理方面,目前財政部等相關部門正在計劃推動部分地區開展PPP項目績效評價試點,頂層指導文件PPP項目績效管理操作指引辦法(征求意見稿)也已在業內征求過意見,出臺漸行漸近。

上任后,李強力抓行政審批制度改革,希望通過制定權力清單,解決政府管得過多的問題。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門權力清單制度,讓浙江的這項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7月1日,國家衛健委發布《第一批國家重點監控合理用藥藥品目錄(化藥及生物制品)》,共包含磷酸肌酸鈉、丹參川芎嗪等20個品種。

“中央層面更加關注城市房地產與經濟增長的匹配性,因此三四線城市的反彈管控會更加嚴格,二線城市則可能會有一定程度的放松。”

7月1日,央行發布公告稱,目前銀行體系流動性總量處于較高水平,可吸收央行逆回購到期、政府債券發行繳款等因素的影響,今日不開展逆回購操作。

根據財政部數據,1—5月財政收入增速大幅下滑,反映前一輪減稅降費效果正在顯現,“面對經濟下行壓力,伴隨新一輪降費措施落地,財政政策將進一步發揮逆周期調節作用。”

?
本站所刊登的時代在線及時代在線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報料、投訴 [email protected] ? 廣東時代傳媒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粵ICP備09086999號-1
 
青海麻将258将 天津时时中三走势图 江西时时软件手机版下载 王中王论坛香港马会 河南快赢481走势图表 千禧3d开机号与试机号 彩票大赢家手机 重庆快乐十分走势图牛 重庆快乐十分app 内蒙快三27期开奖号码 广东南粤36选7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