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債券違約民企逾九成 政策馳援亟待落實

    時事 > | Time Weekly - 2019-07-09 01:43:37 來源:時代周報
  • [摘要] 據Wind統計的數據,今年上半年違約的96只債券中,民企違約數量為89家,違約金額為488.464億元,違約率占比高達92.7%,同比增長242.31%;高于2018年全年民企違約率占比84.57%。

    時代周報記者 王心昊 發自廣州

    7月1日,三胞集團未能及時劃付債券的本金及利息6.5億元,成為進入下半年的第一單企業債券違約案例。

    根據Wind數據庫資料,2019年以來共有97期債券發生違約,涉及42個發行人,債券余額約700億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僅有30期債券發生違約,涉及15個發行人,債券余額309億元。

    值得注意的是,根據中誠信國際于今年6月中旬發布的研報,今年前5月,民營企業所發行的信用債規模僅有4000多億元,在信用債發行總規模中占比不到10%,民企發債持續遇冷。

    “從供給側來看,民營企業發行債券規模萎縮在于民企較高的違約率,使得金融市場在信用收縮時不愿意買民企債券,從而導致民企債券出現發行不成功或者發不出來的狀況。”申萬宏源證券固定收益總部副總經理范為在接受時代周報記者采訪時表示,今年以來,民企發債規模出現明顯萎縮的原因應當從供需兩方面進行理解,“在需求端來看,民企發不出債,是在整個經濟面臨下行壓力的背景下,融資需求面臨收縮的反映。”

    處置違約債券增加流動性

    據Wind統計的數據,今年上半年違約的96只債券中,民企違約數量為89家,違約金額為488.464億元,違約率占比高達92.7%,同比增長242.31%;高于2018年全年民企違約率占比84.57%。

    “民營企業多以貿易、制造業和出口加工型為主,易受到宏觀經濟環境變化的沖擊,陷入經營利潤下滑、流動資金緊張的困境,信用風險較高。”一名資深基金經理對時代周報記者指出,由于今年以來銀行間市場出現了明顯的信用分層,企業債券融資—尤其是中低評級的企業債券融資可能會受到較大的影響:由于非銀行金融機構是信用債的主要配置機構,隨著經濟下行和資金面的結構性收緊,會使其流動性出現較大缺口。

    隨著債券信用違約事件增多,如何妥善處理信用違約的后續也成為行業內關注的焦點。違約債券轉讓服務,也給機構提供了新的處理途徑。

    5月24日,證監會發布了《關于為上市期間特定債券提供轉讓結算服務有關事項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這意味著在交易所市場可正式進行違約債券等特殊債券的交易,是對債券市場制度安排的重要補充,將大大增加市場流動性。

    “此次交易所違約債券轉讓服務通知出來之后,會形成一個針對違約債券交易的市場,這是對整個債券市場建設起到的補充和完善。”范為表示,過去債券違約之后的處置一般就是非市場化的方式,即通過打官司或者處置資產的方式來進行。“但處置的效率確實稍微低一些。”

    一名私募人士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在市場上眾多投資者避之不及的違約債券,在一些私募機構眼中卻是不折不扣的“肥肉”:機構能夠以極低的價格買入債券,而一旦債券發行方兌付債券,機構就能夠獲得高額回報。

    6月28日,央行起草了《關于開展到期違約債券轉讓業務的公告(征求意見稿)》(下稱《公告》)向社會公開征求意見,并在文件中明確債券到期違約的定義、轉讓與結算、信息披露要求、風險防范機制以及中介機構義務等方面內容。同日,全國銀行間同業拆借中心宣布擬將開展回購違約匿名拍賣,為處置違約債券提供新的渠道。

    “隨著違約債券的處置機制不斷完善,未來我國違約債券的市場化處置或將提速。”范為在接受時代周報記者采訪時表示,隨著違約債券市場化處置機制的完善,以及債券違約事件出清,債券市場情況將會迎來顯著改善。

    風險緩釋要靠“有形的手”

    盡管企業違約債券的二級市場交易正在形成,不過,相對于上半年700億元違約債券而言,當前違約債券的交易規模仍然難以滿足其流動性需求,缺乏監管的情況也使得交易存在一定風險,處置信用違約的關鍵依然在于風險緩釋機制。

    作為信用債到期高峰年,2019年全年信用債到期規模首次超過6萬億元大關,達到6.29萬億元。在接下來的7—11月里,信用債月度到期規模均在5000億—5800億元之間。這是有史以來連續4個月到期規模超過5000億元。

    前述基金經理對時代周報記者指出,如果市場的風險偏好進一步降低,企業債券的風險溢價必然將會提高,這對本身已經存在違約風險的企業債券而言很可能會開啟惡性循環;而如果風險溢價不能反映市場預期,企業債券的拋售壓力可能進一步加強。“因此必須要通過多種辦法緩釋債券違約而帶來的風險。”

    去年10月22日,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設立民營企業債券融資支持工具(CRMW),以市場化方式支持民營企業債券融資。民企債券融資支持工具設立之初,市場對CRMW表現出了極大的熱情,2018年12月,CRMW標的債券發行額占民企信用債發行總額已超10%,但是,進入2019年這一占比下滑并穩定在5%左右。截至2019年7月1日,CRMW已發行100單,涉及標的主體64家,標的債券發行總額達457億元。

    “當市場無形的手失靈的時候,就要依靠政府這只有形的手。”范為對時代周報記者指出,要有效緩釋企業債券風險,一方面要重視多渠道為企業增信,另一方面也需要發揮民企債券融資支持工具的積極作用。

    范為在采訪中指出,目前民企的債券發行難的根本原因在于信用不足,因此解決的關鍵也在于提升民企信用。“具體來說,可以通過擔保機構以及增設信用衍生產品來為企業增信。”


上任后,李強力抓行政審批制度改革,希望通過制定權力清單,解決政府管得過多的問題。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門權力清單制度,讓浙江的這項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7月1日,國家衛健委發布《第一批國家重點監控合理用藥藥品目錄(化藥及生物制品)》,共包含磷酸肌酸鈉、丹參川芎嗪等20個品種。

“中央層面更加關注城市房地產與經濟增長的匹配性,因此三四線城市的反彈管控會更加嚴格,二線城市則可能會有一定程度的放松。”

7月1日,央行發布公告稱,目前銀行體系流動性總量處于較高水平,可吸收央行逆回購到期、政府債券發行繳款等因素的影響,今日不開展逆回購操作。

根據財政部數據,1—5月財政收入增速大幅下滑,反映前一輪減稅降費效果正在顯現,“面對經濟下行壓力,伴隨新一輪降費措施落地,財政政策將進一步發揮逆周期調節作用。”

?
本站所刊登的時代在線及時代在線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報料、投訴 [email protected] ? 廣東時代傳媒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粵ICP備09086999號-1
 
青海麻将258将 云南时时网 浙江快乐12开奖 刘伯温一肖中特 福建麻将十三水玩法 香港马会2019年全年开奖记录 内蒙古时时三星走势图 福彩3dapp 12选5算法 快三开奖最快的平台 多乐彩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