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多年訴訟生變 金杯汽車負債難填

    汽車 > | Time Weekly - 2019-07-09 02:38:01 來源:時代周報
  • [摘要] 由于盈利情況并不樂觀,金杯汽車的資產負債率多年來也始終處于高位。數據顯示,在2015?2018四年中,金杯汽車資產負債率分別高達92.99%、94.13%、85.42%和85.5%。

    時代周報特約記者 駱一帆 發自廣州

    近日,金杯股價劇烈波動引發外界關注。因6月中旬沈陽市政府與恒大集團簽署戰略合作協議,未來恒大集團將在沈陽投資1200億元建設多個汽車產業重大項目,故多方猜測恒大或許會與金杯汽車進行合作。

    在此消息影響下,金杯汽車股票開始大漲,于6月17日至6月19日連續出現三個漲停板。然而金杯汽車直至20日才發布公告對上述猜測進行了辟謠,其股價也迅速被打回原型,連續多日下滑。截至7月8日收盤,其股價已跌至3.89元,低于6月17日的開盤價4元。

    “蹭漲”之后,與股票交易異常波動公告相鄰的另外一則涉案金額逾1400萬元的訴訟公告,則令外界對金杯的發展前景感到擔憂。

    6月20日,金杯汽車發布公告表示,原告日照日發車輛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日照日發”)起訴被告沈陽金杯車輛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簡 稱“金杯車輛”)、金杯汽車,要求被告償還有關債權約717萬元,利息約732萬元,并承擔相關訴訟費用。

    事實上,在剝離整車業務后,金杯汽車雖然負債情況有所改善,但并未從根本上解決公司發展困境。本就“負債累累”的金杯汽車,如再繼續承擔上述債務,無疑將為憂患重重的未來再多蒙上一層陰影。全聯車商投資管理(北京)有限公司總裁曹鶴認為,如果金杯汽車繼續處于當前發展狀態,未來恐難逃脫“賣殼”倒閉的命運。

    “飛來橫賬”

    “目前該訴訟已被法院受理,但尚未開庭。”金杯汽車董秘辦公室相關負責人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因為涉及公司訴訟策略等隱秘內容,所以目前沒有更多信息可以透露,但公司對該訴訟整體的判斷是風險不大。

    在金杯汽車看來,此次的訴訟官司接的實在有點冤,原因是上述債務理應在多年前就已結清。據了解,早在2002年,相關方便已對上述債務達成一致:金杯車輛償還日照市車輛制造總廠(日照日發公司前身)約3389萬元債務,其中,金杯車輛以廠房、面包車等抵賬約727萬元。隨后,相關方就727萬元抵賬資產簽署了《交接驗收單》。

    看似已經完結的債務糾紛,卻在多年之后又發生變化。2018年8月,山東省日照市中級人民法院認定上述《交接驗收單》無效,據此,日照日發要求金杯車輛繼續償還上述資產所抵債務及利息,共計約1400萬元。由于此前金杯車輛曾是金杯汽車子公司,故金杯汽車也成為了此次訴訟被告方之一,被要求承擔相關補充賠償責任。

    從時間上來看,上述《交接驗收單》被認定無效距離其簽署時相隔超過10年。而在2017年,金杯汽車已轉讓了金杯車輛100%股權,不再與金杯車輛產生瓜葛。這使得上述債務糾紛變得頗為復雜。

    “我們覺得是有點無理取鬧,之前都已經抵賬了,現在十多年后提出抵賬不合理,肯定是沒有道理的。”上述董秘辦相關負責人告訴時代周報記者,上述3389萬元的債務此前已經償還完畢,爭議在于其中的717萬元的廠房抵賬。因為該廠房抵賬時尚未完工,所以缺少相關證件,但相關方在簽署《交接驗收單》時已經知道這一情況,廠房也早就已經交接完成了。

    對于為何對上述債務多年后提出異議,時代周報記者也嘗試聯系原告一方日照日發,但由于其在2006 年 6 月已被申請破產,故沒能與該企業取得聯系。受理此案的五蓮縣人民法院相關負責人告訴時代周報記者,這種情況應該是相關管理人在代表日照日發進行起訴。

    值得一提的是,盡管上述債務數額相對不大,但對于此時的金杯汽車來說仍然壓力不小。今年一季度,金杯汽車歸屬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約為1903萬元,季度利潤剛剛超過上述債務、利息數額。在曹鶴看來,金杯汽車目前企業資產負債率在85%以上,資金壓力本就很大,如果最終判定金杯汽車進行償還,無疑會對其發展產生較大負面影響。

    欲新募集8億元資金

    作為較早成立的汽車企業,金杯汽車也曾有過自己高光時刻,曾幾何時,金杯海獅客車也曾是國內汽車市場的緊俏熱銷產品。然而從2001年起,金杯汽車開始走下坡路。由于國內汽車消費升級,家用車市場開始爆發,而以貨運、客運為主的“面包車”不再受到消費者青睞。在此背景下,以“面包車”為主打產品的金杯汽車整車銷量開始逐年下滑,到2016年,其整車年銷量僅為2.3萬輛,同比下滑51%。

    隨著整車銷量不斷下滑,整車業務在金杯汽車營收中的占比也在不斷萎縮。到2016年,金杯汽車總營收中,零部件及材料生產占比已達到73%,并且處于20.77%的增長狀態,相比之下,其整車業務全年營收僅為12.66億元,占比不足三成,且同比下降24.3%,嚴重影響了金杯汽車的盈利水平。

    基于此,2017年,金杯汽車開始剝離整車業務,先后將旗下華晨金杯劃轉給華晨中國,金杯車輛劃轉給沈陽汽車工業資產經營有限公司。而金杯汽車自身則聚焦汽車零部件業務。

    然而,業務調整后,金杯汽車仍未能走出發展困境。財報數據顯示,2018年,金杯汽車歸屬上述公司股東凈利潤約為8076萬元,同比下滑19.81%。今年一季度,這一情況仍未改善,歸屬股東凈利潤繼續同比下滑6%。

    由于盈利情況并不樂觀,金杯汽車的資產負債率多年來也始終處于高位。數據顯示,在2015?2018四年中,金杯汽車資產負債率分別高達92.99%、94.13%、85.42%和85.5%。盡管在2017年將整車業務剝離后,金杯汽車負債情況稍有改善,但仍遠高于行業平均水平,這也側面反映了金杯汽車近年來艱難的發展狀態。

    “整車業務做不好,單做零部件業務無疑更加困難。”曹鶴向時代周報記者解釋,對于金杯汽車來說,將業績不好的整車業務剝離,如果能借此吸引新的戰略投資者,將有望扭轉其當前發展困境。

    正如曹鶴所言,目前金杯汽車也確實正在尋求新的投資。今年4月,金杯汽車擬向遼寧并購股權投資基金合伙企業(有限合伙)非公開發行不超過 2.19億股(含本數)A 股股票,募集資金總額不超過8億元(含本數),目前該項目已得到遼寧省人民政府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批準。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遼寧并購基金以投資管理、資產管理為主營業務,其中華晨汽車集團控股有限公司持股30%,而華晨汽車集團正是金杯汽車的間接控股股東。曹鶴認為,遼寧并購基金不能算真正意義上的戰略投資者,不會對金杯汽車的發展模式、方向帶來根本性改變。可能更多的是華晨等方面希望通過資金的注入,維持住金杯汽車當前的發展。

    在曹鶴看來,金杯汽車目前最大的優勢是其上市公司的“殼資源”,如未來幾年金杯汽車仍無法走出困境,其結果可能是不得不將該“殼資源”轉賣給希望借殼上市的其他公司。

上任后,李強力抓行政審批制度改革,希望通過制定權力清單,解決政府管得過多的問題。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門權力清單制度,讓浙江的這項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7月1日,國家衛健委發布《第一批國家重點監控合理用藥藥品目錄(化藥及生物制品)》,共包含磷酸肌酸鈉、丹參川芎嗪等20個品種。

“中央層面更加關注城市房地產與經濟增長的匹配性,因此三四線城市的反彈管控會更加嚴格,二線城市則可能會有一定程度的放松。”

根據財政部數據,1—5月財政收入增速大幅下滑,反映前一輪減稅降費效果正在顯現,“面對經濟下行壓力,伴隨新一輪降費措施落地,財政政策將進一步發揮逆周期調節作用。”

6月以來,中央部委密集分赴各地調研,既有國家發改委對高質量發展、上半年經濟形勢、東北振興、制造業投資、民間投資的專題調研,也有工信部對制造業高質量發展、工業互聯網的調研。

7月1日,央行發布公告稱,目前銀行體系流動性總量處于較高水平,可吸收央行逆回購到期、政府債券發行繳款等因素的影響,今日不開展逆回購操作。

?
本站所刊登的時代在線及時代在線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報料、投訴 [email protected] ? 廣東時代傳媒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粵ICP備09086999號-1
 
青海麻将258将 快乐12遗漏 平特肖投注法 北京赛车走势 新版白小姐旗袍ab彩图 pk10计划稳赢上快赢 天津时时结果记录 2006年3d带线走势图 幸运赛车开奖原理 北京快三投注下载网址 内蒙古快三出号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