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喜富資產王毅:強有力的團隊是最重要的

    創業圈 > | Time Weekly - 2019-07-10 12:08:42 來源:時代周報
  • [摘要] 王毅認為,對于任何企業而言,強有力的團隊至關重要,同時,“選擇真的比努力重要太多,創業不能蒙頭做產品,一定要看清楚趨勢”。

    文 | 蕭風

    在創業創新熱情不減的當下,大眾早已見慣了80后、90后的創業者,60后當年的創業環境是怎么樣的?

    上海喜富資產管理有限公司聯合合伙人王毅,是一位連續創業者,曾任天柏集團(天地數碼HK500)副總裁、天星資本管理合伙人。第一次的創業始于1995年年底,由機關下海。第二次的創業經過最磨難,也體會最深,天柏集團1997年成立,王毅在全然不懂的情況下進入了香港資本市場,直到2006年才實現盈利,個中艱辛只有創業者才能體會。此后,王毅開始做類咨詢業務,幫助成熟企業實現業務轉型等;之后加入天星資本;目前開啟了以資源整合市場運營為主的第五次創業。多年的積累讓王毅擅長企業頂層設計、核心競爭力打造、戰略規劃、融資估值等;同時,有政府部門工作經歷,熟悉政府決策和操作流程。

    從1984年畢業參加工作到現在,王毅是改革開放千千萬萬的參與者之一,見證了一個時代的騰飛。王毅認為,對于任何企業而言,強有力的團隊至關重要,同時,“選擇真的比努力重要太多,創業不能蒙頭做產品,一定要看清楚趨勢”。

    30-2.png

    放棄“鐵飯碗”下海經商

    1984年,王毅從哈爾濱工業大學畢業時,正值國家要加強公安現代化建設,各大高校要給公安系統輸送人才,“主要是計算機和通信的人才”,于是通信專業的王毅就在這個時候分配到公安機關。

    當時的電腦、操作系統都非常原始,“電腦比衣柜還要大,但性能卻很差”,編程用的是匯編語言,接近機器源代碼,“所有的語言要變成01代碼,再往機器里敲”,現在的年輕人很難想象,這已是當時的先進設備。在這樣的條件下,王毅參與建設了國內第一個計算機網。

    王毅覺得自己是幸運的一代人,中學時期“文革”結束,高中畢業時,高考已經恢復。他們是第一批沒有離開學校直接上大學的一代。大學不僅免費國家還給助學金,畢業后工作也由國家分配。最重要的是,見證了改革開放的浪潮逐漸深入到中國社會的不同層面。

    從上世紀80年代中期開始,真正的自由市場才開始在全國各地活躍起來,那是“擺個地攤就能發財,敢下海就能淘來第一桶金”的年代,大量公務員“下海”經商,社會上出現了“下海潮”。這個時期,王毅也趕上了全民經商的年代。王毅就是在這個階段開始接觸到市場。

    但是,“機關經商不是主業”,王毅告訴《創業圈》,當時,人們普遍的思想觀念還是“捧鐵飯碗、拿死工資”,但一部分有著強烈經商意識的人卻不安于現狀,開始把“鐵飯碗”扔到了一邊,一頭扎入“商海”。后來,大環境也不再允許黨政機關經商,王毅最終在1995年正式辭職“下海”,開始了人生第一次創業。

    在改革開放初期,一切都需要在摸索中進步,市場存在著前所未有的空白點,更缺乏有效、穩定的市場秩序,同時,由于物資匱乏,全國各地的物價存在極大的懸殊,“只要能拿到物資,賺錢不是問題”。

    王毅第一次的“創業”幾乎沒有多少技術含量,“那時候賺錢太容易了,有些東西你還沒有拿到手,就已經賣出去了”,王毅回憶,下海的第一年,3個月的時間賺的錢就能買兩輛車,“一輛車要40多萬元,當時車比房子貴”。

    可以說那是60后實現人生飛越的第一次歷史機遇,時代慷慨地饋贈每一個抓住機遇的人。

    30-3.png

    初識資本市場

    “容易錢”當然好賺,但那一代的大學生普遍有著一些理性主義情懷。“哈工大是培養工程師的,我受的第一個教育就是你就應該做工程,當工程師;第二個教育是你要健康,為國家健康工作50年。”王毅笑言,“我不能50年天天倒買倒賣,總要干點‘正事’吧。”

    王毅的大學同學很多畢業分配去了航天系統,一些被派駐到香港工作,那時的香港是大陸接觸外部世界的窗口,他們發現,國外已開始普及數字電視,而大陸還停留在模擬電視,這是一個巨大的市場。在1997年的金融危機后,他們決定找同學中“最有錢”的王毅一起創業。

    模擬信號傳輸變成數字信號傳輸,正是王毅熟悉的專業,幾乎一拍即合,7個人的創始團隊就這樣形成。同時,開始在市場上尋求外部融資。

    很快,團隊遇到了一位擅長資本運作的高先生,“他跟我們說,你們這個事聽起來很好,但這樣是融不到錢的,應該上市。”上市融資、資本市場對于當時王毅來說很陌生,更讓王毅不解的是,創業項目還沒有成熟,也沒有盈利怎么可以上市?

    最終,高先生將公司的所有業務裝進一個殼里,即后來的港股上市公司天地數碼,并從外部邀請了一些“高人”加盟,后再設立了全資子公司天柏集團開展具體業務。此后,進行過幾輪定增融資,同時也引進了一些產業資本。

    錢的問題解決了,一切都在以他們不太熟悉的方式快速推進,但始料未及的是,從1997年到2005年,他們的公司在七八年的時間完全不賺錢。

    困難重重,一個核心問題在于,模擬電視可以看30個頻道,數字電視拓寬到6倍,但是,“不管30個還是300個,對老百姓來說意義不大,因為每個人常看的電視臺只有6個。”因此,即使模擬升級為數字是大勢所趨,有著更好的服務,消費者卻沒有主動升級換代的動力。

    王毅意識到,完全按照市場規則去處理,這件事很難做成,必須由政府推動。而如何打動、說服政府多個部門協作推進成了最大的問題。“數字電視改造是一個新興的產業,可以帶動一整個產業鏈的發展,我們算了下至少帶動4萬億元的GDP。”最終,由發改委帶動5大部門一起推進,數字電視終于走進千家萬戶。

    后來王毅經常拿這個例子分享給年輕的創業者,“產品永遠是一個載體,像船一樣,它要承載一個理念,而這種理念才是真正地讓你把事業做大的東西”。

    2006年,公司終于開始盈利,同時中信集團成為公司第一大股東,王毅于2008年退出。

    看清趨勢,選擇比努力重要

    純粹從財務角度來看,公司從設立、發展、上市、退出,已經是一次成功的創業。但隨著核心團隊的退出,天柏集團后續發展卻多次陷入泥沼。最終在2018年7月,天地數碼以1.28億元的代價出售全部有關數字廣播公司及所從事的數字廣播業務的其他相關資產。業務包括智能卡、數字機頂盒、數字化廣播系統及相關軟件的設計、開發及銷售等。天地數碼將不再從事其現有數字廣播業務,天柏集團也正式退出國內有線行業。

    現在回過頭來看,天柏集團發展后續乏力的原因有很多,但很大程度在于團隊。王毅認為,創始團隊和擁有股權非常重要。有股者才有恒心,才能團結一致謀發展。王毅體會最深的是,“不管是創業企業,還是成熟企業,一個強有力的團隊是最重要的”。

    第二次的創業有著諸多的曲折磨難,但也讓王毅體會最深、同時直接感受到資本對一家企業發展的作用。在這之前,王毅的職業生涯核心驅動力是興趣,是由事件被動推動的;在此之后,王毅開始明白如何從更高的維度看待問題、策劃方案,這是主觀上去推進發展。

    此后,王毅開始做類咨詢業務,幫助成熟企業實現業務轉型等。再后來加入天星資本,重新闖進資本市場。現在開啟了以資源整合市場運營為主的第五次創業。

    王毅表示,創業不容易,所以對于創業者常懷有敬畏之心,“我愿意用我的一些經驗,更多一些教訓說給他們聽,幫助他們更快地成長,更少走彎路”。

    不過,王毅也坦言大部分人是聽不進去的,“很多創業者都有些自負的,我覺得這樣的人成功很難,除非站在風口上。但是風怎么讓他起來的,也會讓他這樣跌下去。這也是創業成功率低的原因之一。”同時,王毅認為,“選擇真的比努力重要太多,創業不能蒙頭做產品,一定要看清楚趨勢。”

“中央調劑制度做了表率,從3%上升到3.5%,就是讓地方有思想準備,逐級上調是趨勢。”

上任后,李強力抓行政審批制度改革,希望通過制定權力清單,解決政府管得過多的問題。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門權力清單制度,讓浙江的這項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6月28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在G20大阪峰會上宣布,中國將進一步開放市場,新設6個自由貿易試驗區,增設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新片區,加快探索建設海南自由貿易港進程。

“宏顏獲水”后,百度再度引發爭議。

據Wind統計的數據,今年上半年違約的96只債券中,民企違約數量為89家,違約金額為488.464億元,違約率占比高達92.7%,同比增長242.31%;高于2018年全年民企違約率占比84.57%。

6月以來,網宿科技、跨境通、康欣新材等多家上市公司相繼發布控制權轉讓公告,國資入股民營上市公司的案例再度增多。

今年上半年,一線城市土地出讓金總額為2496億元,同比增長36%;二線城市土地出讓金為12561億元,同比增長26%;三四線城市土地出讓金為7433億元,同比減少3%。

值得關注的是,《意見稿》強調, 個人在政府租賃平臺上簽約且租金不高于指導價的,在2023年年底前實行零稅率。

?
本站所刊登的時代在線及時代在線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報料、投訴 [email protected] ? 廣東時代傳媒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粵ICP備09086999號-1
 
青海麻将258将 管家管婆四不像 上期买马开奖结果 重庆欢乐生肖彩票 重庆时时计划群靠谱吗 香港宝典玄机资料 内蒙古时时彩官方网站下载 求新时时高手一起玩 七星彩加减乘除法 求推荐智能手机 青海快三走势图 今天